缓缓如念

两年

这两年何其艰难

几近家破人亡

这样的滋味无人可诉

难过的时候

就在工作间隙去楼外的角落点一支烟

用小小的烟雾笼罩自己

像是为自己搭建了一个缥缈的帐篷

没有安全感的时候

活着就是自己安全的底线

没有任何奢望

不求任何共鸣

没有人懂

我就做自己最后的朋友

当我抱紧自己的时候

就当全世界都在给我爱


就当你死了
无论是在艳阳下还是深夜里
每一滴掉下的泪
都不在包裹着你的痕迹
你在心里死了
我才能在现实里活下去

2018-11-24

分开两年多

想起过去和你的日子

忘不了的

不是你撕心裂肺的说你爱我

不是你哭着求我让我滚出你的生活

而是某一个云淡风轻没有任何特殊性可值得纪念的一个下午

你说

跟我走

而我也终于一个人走掉

再也没回头


不记得是什么时候

路过广东的某个小城

一家理发店的员工在跟着这首歌在路边做广播操

歌里唱到“哇哈哈哈”的时候他们就跟着喊“哇哈哈哈”

歌里唱到“吼哈、吼哈”的时候,他们就跟着“吼哈,吼哈'

在一座灰蒙蒙很丧的小城里

充满的活着的热情和斗志

冬天

走在北方的冬天里

总觉得吹得寒风里有你

白的雪地里有你

融化的泥泞里有你

雪后的阳光里还是你


都是你的时候

我又是谁

1 / 162

© 秦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